但是还有书籍

人老了总是会变得怀旧的,我总幻想终有一天我从事量子物理学的外孙女能哗的一下出现在我面前,在同事的瞩目下把我从工作的泥潭里解救出来,就像家里出了什么事情父母来到课堂把我从昏昏欲睡的英语课带走一样。而我至今仍然盼望着这天的来临,如同我曾经无数次想象着未来的我能把小学时的我带到已完成四化的共产主义世界检阅。
稍微计算一下现在到可以领取养老金年份之间的距离就能明白,在学校里所谓的一眼望不到头简直不值一提。也许是资本主义剥削过于严重,以至于我总要从各种地方找能暂时麻痹和转移注意力的东西。很幸运我生活在信息极为发达的时代,光我手机里安装的十多个社交媒体和论坛就足够我打发大多数午饭时间了。
信息焦虑不能解释这一切
对于信息的渴望简直和我对高油脂食物的渴望一样,处于相似的原因导致喜欢听小道消息和吃肥肉的祖先的基因能在我身上继续发挥作用。
饱暖思淫欲晓得伐,当周围同事在鼓吹天才在左疯子在右的时候你很难不产生智商上的优越感,但是这优越感也不能接受每天下班回来只能对着低级电视剧吃饭。尤其是我在看了那么多好货的基础上更难以接受这些裂化的碎片拼接。连我妈这位每天在家看几个小时电视的人都开始注册爱奇艺会员了,这不得不让人承认传统媒体的衰落已经连我无知的同事都可能感知到了。而传媒的发展不是从电视上看电视剧变成去iPad上看,那些带给人思维快感和引导人积极向上的节目去哪里了,那些手把手教你如何成为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节目怎么都变得这么无趣又低级了。
啊。渴望信息的基因拿着鞭子驱使我从网上看了各种各样的视频节目。但是优秀又轻松的下饭视频总是稀缺,现在又不是我刚刚接触互联网的时候,点开什么网站后面都是未知的金矿。大多数都是“嗨就这么凑合看呗。反正都在公司干活一整天了你也没那么多注意力看那些复杂的东西,找个差不多你能理解的电视剧凑合一下就行了。”
于是我就看完了白领谈恋爱,医生谈恋爱,皇上谈恋爱,记者谈恋爱,程序员谈恋爱。哦,我不要求拍的像new game那么猛男落泪但是你稍微像硅谷也好啊。就玩烂梗加深刻板印象贴tag,然后就有人还吃这套,当然我也没能置身事外。这就另需要转移压力的大脑很不满意。
美食美景实在是令人提不起兴趣了,介绍宠物医院的又难免让我伤心。工程类的我说的话恨不得比旁白还多。终于有了一个出版业相关的剧出现了,这还不是那种尴尬话剧+无聊点评的读书节目。这令我和夫人在晚餐剧场上又有了新的期待。
当然我不会天真的以为这个剧能够彻底的满足贪婪的我,但是能在未来几周稍微安抚易怒的饕餮就已经足够了。
追了!这种包含期待的新番口号再一次被喊出。

冒顿号的最后记录

这里是泛突厥联盟海军第二舰队冒顿号(Mete/Mo-tun)巡洋舰化学舱管理员实习海军少尉埃杰琳沙欣(Ecrin Şahin).
校准时8670352686.
坐标J2200 07h 54m 01.6s|+15° 47′ 22.4″.
我现在在编号27-GFD3CZA号紧急逃生仓里做最后的记录.我恳求看到这封记录的人联系泛突厥联盟任何机构与个人将这封报告交由他们.
谢谢.
愿真主保佑你.
以下内容由于加密无法解读。 NXBhdzVZMk81NlMrNVl5WDVMcXNOdWFjaURFNDVwZWw1NVMxNVl5WDVMcXM1cGUyNlplME51YWNpREUzNXBlbE1qTG1sN1kxTmVXSWh1KzhqT1dibStXM25lV3VuT1d1dnVXNGd1bVZ2K1d1Z2VXT3YrV1BrZWVVbnpZdU1PZTZwK1djc09tY2grKzhqT21jaCthNmtPYTNzZVc2cGpFMjVZV3M2WWVNNDRDQzVvaXE2SWV6NTV1dTVZbU43N3lNNVp5dzZaeUg1YmV5NllDZzVvaVFNVFBrdXJybXJidmt1cUhqZ0lFeE5Uamt1cnJsajVma3ZLVGpnSUV4Tk9TNGgrUzltZVM2dXVXUGwrZUJ2dSs4ak9tRHFPV0lodWF3dE9lVXRlT0FnZVM2cE9tQW11T0FnZW1BbXVTL29lZXRpZVdmdXVlaGdPaXV2dWFXdmVXUGwrYU5uK09BZ2dvSzVaeXc2WnlINVkrUjU1U2Y1WkNPNzd5TTVMaXQ1WVd4NUxpdDVhU3U1b0M3NUxtbTZLNnc0NENCNVp1OTVhNjI1TGk3NWJpdDQ0Q0I1TGl0NWFTdTVZYWI1YWVVNUxpNzViaXQ1TG1nNkwrUjVibXo2YXVZNWJxbTZZZU42S2VHNWJtMjVMMmM1WWU2NlllTjZLYUI1b3lINTZTNjc3eU02S2FCNXJHQzVZV281WXFiNTd1RTU3dUg1b3FYNlp5SDVwV1I1NEcrNzd5TTVvcUs1cENjNXBXUjVMcTY1WkdZNDRDQjVvcWk1cFdSNUx5azVaR1k1cFMrNVp5bzZhYVc1TDJONzd5TTVweUE1YVNuNlptUTVicW01WWVQNWJDUjVMeWs1THFoNDRDQzZLZWo1cFMrNVlhYjQ0Q0I1cTJtNksybTZZT282WmlmNkthQjVwU3Y1b3lCNllXTjVaQ0k1Wnl3NXBhNTVieUE1YkdWNW9xaTZabXA1cFdSNTRHKzViZWw1TDJjNDRDQzVyT281b1NQNTZlUjVhMm01cGE5NXBXUjc3eU01WXFnNWJ5NjZaeUg1b09GNTV1UjVyV0w3N3lNNlppeTZJeUQ1WStSNTVTZjVxeWg1NVNmNTRHKzVhNno3N3lNNWJDOTViK3I1b0dpNWFTTjVyQzA1NVMxNUw2YjVicVU0NENCNUxxazZZQ2E2TCtRNkw2VDQ0Q0I2WUNhNUwraDZJR1U1N3VjNzd5TTVhYWw1WmFFNVlHYTVhVzk1WStYNTRHKzU3Nms1THlYNllHLzZabXA1YTZKNTcydTU2Mko1YmVsNUwyYzQ0Q0M1YjJUNVltTjVxMmo1WUM4NXJHYjVweWY3N3lNNVlXbzVadTk2WU9vNVlpRzVaeXc1WXk2NVllNjU0Nnc1Ynk2NlptTjZadW83N3lNNWJ5VjVZK1I1clNxNXJhZDQ0Q0I1cnVSNVoyaDU2Mko1NEcrNWE2ejc3eU02WUNnNW9pUTVMcTY1WkdZNUx5azVMcWg1WktNNkxTaTVMcW41bzJmNWFTeDc3eU01NXU0NVlXejVaeXc1WXk2NVlXYTVhZVU1WktNNXBTLzVicWM2S2FCNTRtaTVadTY1cUNSNTZ1TDVMdWw1THE2NXJDUjVMaTY1TGl0NWIrRDU1cUU1b0NkNW9Pejc3eU01NmV2NXA2QjU3dUU1N3VINWJ5QTViR1Y2Wml5NXJHYjVvcWk2Wm1wNXBXUjU0Rys1YmVsNUwyYzc3eU01WWlINWE2ZTVMK2Q2WnFjNUxxNjVyQ1I1NzZrNUx5WDU1U2Y1Wkc5NkxTaTVMcW41YTZKNVlXbzQ0Q0NDZ3JrdUszbGhiSGt1SzNscEs3bWxML21zcnZsc1lEbHVMamxwNVRqZ0lIbG03M2xpcUhwbWFMbWdMdm5rSWJtblk3bGhZdmx2THJrdlp6bGg3cm1pYm5ucExydnZJem9wb0htc1lMbWlwUG50S2Ztb0xqbHJwN2xuTERwbklmbmdiN21nNFh2dkl6bGhhamxpcHZudTRUbnU0Zm1pcUxwbWFubWxaSG1qN1Rsa296bWxaSG1zcnZrdktUbGtaanZ2SXpsM2x2NnZtaXFMa3Y2N2xqNWZtalovbm1vVGt1cVRwZ0pyamdJSHBnSnJrdjZIbnJZbmxuN3Jub1lEb3JyN21scjNqZ0lMbGo0cm1sN2JsajVIbHVJUG5nYjdtZzRYbGtvem1sWkhuZ2I3bHQ2WGt2WnprdjZIbWdhL3Z2SXpudTdUbWlxVG5nYjdsakxybnBMN2t2SnJucDZubHVvL2pnSUxtc0xUbGlLbnBnNmpqZ0lIbHVwVG1nS1hucnFIbmtJYnBnNmpqZ0lIb2g2cm5oTGJvdFlUbXVwRHBnNmpvcG9IbWpJZmxyN3psalkvbGlxbm5tN2psaGJQbG5MRG1scm5saUlmbHJwN2xnWnJscGIzbXNadm1uS1ZM3BtNmpsdkpYbGo1SGxrSVRuc2J2bmdiN2xyclBubW9UcG1MTGSVBsa296bHVwVGxyN25qZ0lJS0N1YWd1ZWFOcnVTNW9PaS9rZVc1cythTWgrZWt1dVdTak9hZGp1V0ZpK1c4dXVpbWdlYXhndSs4ak9XNmxPYUFwZWV1b2VlUWh1bURxT09BZ2VXYnZlV3V0dVdOcStlVW4rV0JwZVc2dCtXbmxPZXRpZW1EcU9tWHFPVzNzdWEwdnVXSHV1VzNwZVM5bk9lN2hPaTF0dWkxdE9lQnZ1V011dWFNaCtXdnZPYVZrZWFQdE9hVmtlZUJ2dU9BZ3VpSHF1ZUV0dWkxaE9hNmtPbURxT09BZ2Vhd3RPV0lxZW1EcU9ldGllYWNpZVdGcyttRHFPbVhxT2F0bythTWgrV3Z2T1djc09hV3VlYU9rdWFmcGVtY2grV011dVdScU9pK3VlbWpqdW1acWVtYWtPYUNvK2VDdWVPQWd1V2JtK1czbmVlY2dlT0FnZVd1bk9XdXZ1VzRndWF0bytlN2hPZTdoK2FocGVhaWdlT0FnZVdjc09pMHFPUzRrK1d1dHVTN3BlV1BpdWFWa2VhUHRPbVluK2V0aWVXS20rbUhqK1c4Z09XeGxlYVZrZWVCdnVXM3BlUzluTys4ak9XNXR1ZTBwK2FBcGVpd2crYUxxT1c0a09ldnQrT0FnZWFqaWVpaXErT0FnZWFLbU9XUG9PVzZpdWV0aWVhVmtlZUJ2dWVKcWVpMWhPaS9rT2FLdGVlQnZ1V011dU9BZ3VhS2wrbWNoK2FWa2VlQnZ1V1FoT21odWVXM3BlUzluT2F0bytXY3FPZTBwK1c4b09hY2llVzZqK2kvbStpaGpPT0FndSs4aU9XdWpPKzhpUT09
我认为我已经做完我份内的事情了,氧气还有34分钟,足够我在冬眠前写一封遗书了。
随舰医生奥马尔(Ömer)上尉在我第一次昏厥之后对我说“你会适应这里的,我认为你这是心理上的障碍大于生理上的。我建议你写一些信件或者日记来缓解你的焦虑。”
谢谢你医生我现在一点都不焦虑而且冷静的吓到我自己了。
我不知道我应该写一些什么。啊对了。希望国防部能够把我都抚恤金和遗产交给我的邻居厄兹德米尔让他们能够让埃拉去安卡拉或者伊斯坦布尔上大学。我实在是不想把我的抚恤金给我的舅舅们,我不知道这是否符合法律或者什么条令。但是我不喜欢他们!
埃拉你应该继续去上大学,我感觉如果按照少尉的抚恤金和我家的旧房子加起来应该足够让你爸同意你去读书了。然后再也不要回北塞浦路斯,留在土耳其好好的生活下去。如果我进入了天堂我会一直注视和保护你的。

如果

“砷,化学元素符号为As,原子序数为33。砷分布在多种矿物中,通常与硫和其它金属元素共存,也有纯的元素晶体。艾尔伯图斯·麦格努斯”

“够了!”随着我的怒吼Siri停止发出程序化的声音,这让我有一点得意“我问的是为什么会砷元素会在杯子里超标不是问你砷是什么,我可是学过高中化学的人。”好像是在为了让她能够吸取教训我对着空气如此说着。

为什么我的水杯里会砷元素超标啊。一想到这个我从刚刚的得意里脱离出来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口吐沫。

一定是那个该死的女人。这条船上除了我就只有她一个人类。啊为什么我救她啊。我当然知道见死不救是会被判处很严厉的刑罚的但是我的目的地是一个该死的小行星周围三十二光时内没有其他人造星体如果及时重置营救者的腰带一定没问题的。

如果我没有把她从冬眠仓里拽出来我现在起码能喝到一杯干净的水而不是砷元素超标30.503mg的氢氧化物,我狠狠地瞪着那杯水好像能用眼神过滤掉水里的化合物 ,而杯子里的水就像没事人一样轻松的在往上冒着泡泡。

联合国海洋公约是什么鬼东西啊我开始把视线转开我在太空中啊又不是在海上为什么要因为没有救人而判处刑罚。而且自动驾驶竟然不听从我的设定直接向那个女人身边跑过去真是越想越生气。

“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不知道吗!而且我也有急事啊!舅舅的星球等着要我去宣誓继承啊!”

她长着一张典型中东人的脸我隔着休眠仓玻璃第一眼看到她的时候就发现了更别说那个印在侧面的星月旗了。她的救生程序肯定是往我的舱外作业服里注入了什么恶意程序,不然我是不会把她带回到我的船里的。

等一下星月旗,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该死的拜占庭帝国是不是有很多宫廷阴谋伴随着砒霜。她这个突厥人搞到一些砒霜也不是不可能的。

一定是她。她肯定是想着毒死我然后把船开到芽山之类的地方卖掉。噢我的马克思啊这个恶毒的女人利用善良的船员的同情心干出如此龌龊之事真的太可恶了。在罗马还是哪里的神话传说里有个叫做特洛伊的什么故事。

让我查查特洛伊木马是怎么回事。我在Wikipedia里发现了这个故事我本身以为这个词是某个人名但是没想到是个地名。在点开的一瞬间我就发现了这个上古城市就在今天的土耳其斯坦。“太可恶了!”发现这点后我再也没办法遏制住愤怒用手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杯子里的水因为忏悔不由得产生了波动。

我的嘴巴里更干了。如果我把她捆起来带到最近的执法机关的话我肯定是赶不到舅舅遗嘱最后的生效时间。但是在这艘船上有个下毒之人又令我无法假装没看见。

对啊我完全可以偷袭她然后把她扔进休眠仓里等到我办完手续卖掉星球再把她交给什么审判员来处理,虽然她是个军事组织成员但是经过了不知道几百个标准周的冬眠她的肌肉肯定萎缩的不像样。我绝对能用电击器将她制服。

我拿起了电击枪向中庭走去。

“下午好啊船长”她见到我没有露出丝毫愧疚反而还拿出无辜的面容来看着我。

“下午好,你在干什么?”我看见她手边的桌子上摆着一些叶子和大米以及一些圆筒状的东西她难道是要做什么爆炸物吗,我突然感觉和她武力对峙不是一个好选择了。

“噢这些啊我没有能找到菰的叶子只能拿一些玉米叶子替代了,反正在我看起来也差不多”说着她挥了挥那一沓叶子。

“菰?”

“菰,茭白(学名:Zizania latifolia),又名茭白笋、加菰笋、葩白笋、菰蒋、菰蒋草、美人腿”人工合成的女声依旧没有感情地念着词条。

“够了!”我又一次恶狠狠地让Siri停止发出毫无帮助的声音。

“恩?你刚刚说什么?”她抬起头看着我,我突然觉得那些圆柱形的筒子有点眼熟。“喔那杯东西你喝了吗。我不太确定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在节日里喝As4S4酒精溶液但是我很确定合成过程很稳定绝对没有砒霜产生”说完她举起杯子向我吐了一下舌头。

“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不觉得中国人会在节日里喝这些奇怪的东西,你是从什么地方听说的这件事”我把一个圆柱拿在手上想着这到底是个什么。

“四硫化四砷是一种无机化合物,化学式为As4S4。~”很明显Siri又被一些奇怪的名词触发了。

“什么没有吗?”她一脸震惊的放下杯子“那这些粽子呢?这些食物你们也不会吃的吗”

“~它在自然界中以雄黄的矿物形式存在。”

“我以为你们会用这些东西纪念诗人。”

噢噢噢噢噢!

原来是粽子和雄黄酒啊。明白这一切的我被负罪感所包围止不住地向她道歉。

而她大笑着接受着道歉就好像我干了一件很常见的蠢事一样。


但我是在很久以后才想起来我并没有立刻去检验桌子上那杯液体里的砷到底是属于砒霜还是雄黄而这正是改变一切的起点。

深度学习洋垃圾工作站的攒机记录

因为老板不让我用公司的服务器跑一些非公司业务的运算.我不得不自己再搞一台工作站放家里跑模型.

由于贫穷的缘故,我只得选择一些洋垃圾来降低预算.然而硬盘和显卡这些东西上矿渣的话还是蛮危险的,所以这两样我是从京东买的新货(除了P106-100这张矿卡,我会在下文中尽可能详细描述矿卡).

工作站我选择的是准系统版的HP Z420,单路CPU,主板选择的是v2版,可以使用E5 v1和v2系列的CPU.

HP Z420准系统
¥899
原装600W电源¥200
主板升级¥100
CPU水冷散热¥100
三星DDR3 16G ECC-REG内存*2¥360
工作站运费¥80
E5-2660 V2 ¥680
三星500G SATA3 SSD¥499
希捷4TB 5400转 HDD¥659
英伟达 GTX 1070¥2299
微星 P106-100¥388

第一个吃牡蛎的人

在人类尚且不会使用火的年代
东非辽阔的海岸线边
为了在稀疏草原里找到果实不得不奔走一天的采集者第一次看到了海
和看不到尽头的草原不同 同样没有边界的海却是有生命的
波像呼吸一样拍打着土地 这令采集者感到了困惑
她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巨兽 只好局促着站在比较干燥的土地上不敢靠近
潮汐带来的牡蛎冲到了岸上 在空荡的背景下显得格外显眼
她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 紧张地四处张望 希望不要引起什么东西的注意
当离近看到它的时候 采集者很自然的联想到了果子
把它拿在手上闻了一下发现和海的味道相似 但是和平时果子不太一样
海浪舔舐着脚面
她试着砸开了坚硬的外壳 看到了白色的液体 这让她有些许心安
采集者使用不太灵活的手指沾了一下迸溅出的汁液放进嘴里
并不是想象中的甜或者酸这些讨人喜欢的味道
一种难以描述的味道在嘴里蔓延 这种味道进一步刺激了自己的肚子
她想到今天甚至还没有任何收获 连忙把剩下的汁液倒进了嘴里
海依旧温柔地舔舐着脚面
是这个巨兽的味道 她闭着眼睛站在海水里想着